您当前的位置 :浙江首页 > 浙江科技 > 正文
暴风何以坠落:资本是诱因,用人和管理缺失是根本
2019-01-25 10:32:46来源: 虎嗅APP

  文/吴倩男

  整个2018年,暴风都没有好消息传来。

  在资金上,18亿定增失败,5000万“迷你”定增不了了之。

  在业务上,营收大幅下滑,亏损扩大80倍。

  在人事上,半年内四名高管离职,上市前的高管团队只剩下冯鑫一人。

  在股价上,市值跌去九成,如今股价在每股9块左右徘徊。

  谁能想到,这家如今风雨飘摇的公司在三年前还处在高光时刻。上市的40天里,拿下36个涨停板,股价从发行价7.14元暴涨至327.01元,创下A股涨停记录。更早时候,暴风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70%,每10台电脑中就有7台装暴风影音。

  今昔对比来看,现实反转堪比剧本。

  业内普遍认为,暴风今日的困境是模仿乐视导致的,摊子铺得太大以至于资金跟不上。实际上,从虎嗅精选的调研结果来看,业务扩张并非致命因素。

  冯鑫行事保守,早期对于版权的谨慎投入使得错失视频大势。上市后,面对突如其来的资本追捧,野心膨胀,却没有能力抓住资本机会。

  暴风没落,资本是诱因,用人和管理上的缺失是根本。

  虎嗅精选用一个月时间对数名暴风离职中高层进行了深入访谈,想抽丝剥茧出这家昔日明星公司是如何陷入危机的。这是一个典型的在资本面前错误评估自己的案例,它像一面棱镜,若你是一名企业管理者,或许能从中看到自己。全文共约1.1万字,分上下两篇分别于2018年12月7日、12月11日刊登在虎嗅精选栏目,本文为全篇缩减版。

  

错失趋势

  熟悉冯鑫的人普遍认为他行事风格并不激进,不仅不激进甚至算得上保守,“冯鑫还是比较务实的,不是一个夸大、喜欢讲故事的人。”暴风原高管王强(化名)说。

  这从版权投入上可以看出。2010年,版权大战搅动视频江湖,曾经白菜价买的电视剧版权,单集成本最高涨到100万以上,视频网站老板们叫苦不迭。

  暴风率先退出版权大战,“生买版权,生把钱消耗掉,这个不是我们(暴风影音)能熟悉的战场。”彼时冯鑫在接受《新京报》等采访时说。

  不投入版权,钱是一个原因,还有另一个原因是冯鑫并不看好版权模式,“他觉得没人愿意去十家不同的网站看所有片子,聚合才是趋势。”王强说。

  这一做法在PC时代行得通。各家视频网站缺流量,暴风作为播放器有流量,可以和各视频网站合作做内容聚合,给他们导流。凭借这一高性价比的打法,暴风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70%。一线视频公司大笔烧钱持续亏损抢占市场,暴风反倒每年小有盈余。

  但随着移动互联网到来,各个视频网站纷纷推出自己的App端,暴风用户被分流,没有独家内容难以有会员收入,流量下滑难以有广告收入。

  于是暴风境地急转直下。2015年,暴风广告收入为4.6亿元,到2016年暴风广告收入仅增长25%到5.8亿元(同期爱奇艺的广告增长为66.2%),到2017年不增反减26%到4.28亿元。

  早期冯鑫对投入过于谨慎使得暴风错失视频行业大势。当难以与主流视频网站等相抗争时,暴风却得到命运的馈赠,迎来最辉煌的时刻

标签: 责任编辑: 黄伟
版权和免责申明

凡注有"浙江"或电头为"浙江"的稿件,均为浙江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浙江",并保留"浙江"的电头。

Copyright © 1999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